高中語文選修《論語》選讀課文原文之求諸己

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雜文參考備課資料 2019-08-04 手機版


子曰:“不患無位,患所以立;不患莫己知,求為可知也。”(4?14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不怕沒有官位,就怕自己沒有學到賴以站得住腳的東西。不怕沒有人知道自己,只求自己成為有真才實學值得為人們知道的人。”

【評析】

這是孔子對自己和自己的學生經常談論的問題,是他立身處世的基本態度。孔子并非不想成名成家,并非不想身居要職,而是希望他的學生必須首先立足于自身的學問、修養、才能的培養,具備足以勝任官職的各方面素質。這種思路是可取的。

【原文】

子路問君子。子曰:“修己以敬。”

曰:“如斯而已乎?”曰:“修己以安人(1)。”

曰:“如斯而已乎?”曰:“修己以安百姓(2)。修己以安百姓,堯舜其猶病諸?”(14?42)

【注釋】

(1)安人:使上層人物安樂。

(2)安百姓:使老百姓安樂。

【譯文】

子路問什么叫君子。孔子說:“修養自己,保持嚴肅恭敬的態度。”子路說:“這樣就夠了嗎?”孔子說:“修養自己,使周圍的人們安樂。”子路說:“這樣就夠了嗎?”孔子說:“修養自己,使所有百姓都安樂。修養自己使所有百姓都安樂,堯舜還怕難于做到呢?”

【評析】

本章里孔子再談君子的標準問題。他認為,修養自己是君子立身處世和管理政事的關鍵所在,只有這樣做,才可以使上層人物和老百姓都得到安樂,所以孔子的修身,更重要的在于治國平天下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德之不修,學之不講,聞義不能徙(1),不善不能改,是吾憂也。”(7?3)

【注釋】

(1)徙:音xǐ,遷移。此處指靠近義、做到義。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(許多人)對品德不去修養,學問不去講求,聽到義不能去做,有了不善的事不能改正,這些都是我所憂慮的事情。”

【評析】

春秋末年,天下大亂。孔子慨嘆世人不能自見其過而自責,對此,他萬分憂慮。他把道德修養、讀書學習和知錯即改三個方面的問題相提并論,在他看來,三者之間也有內在聯系,因為進行道德修養和學習各種知識,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夠及時改正自己的過失或“不善”,只有這樣,修養才可以完善,知識才可以豐富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仁遠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”(7?30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仁難道離我們很遠嗎?只要我想達到仁,仁就來了。”

【評析】

從本章孔子的言論來看,仁是人天生的本性,因此為仁就全靠自身的努力,不能依靠外界的力量,“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”這種認識的基礎,仍然是靠道德的自覺,要經過不懈的努力,就有可能達到仁。這里,孔子強調了人進行道德修養的主觀能動性,有其重要意義。

【原文】

孟武伯問子路仁乎?子曰:“不知也。”又問。子曰:“由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其賦(1)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“求也何如?”子曰:“求也,千室之邑(2),百乘之家(3),可使為之宰(4)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“赤(5)也何如?”子曰:“赤也,束帶立于朝(6),可使與賓客(7)言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(5?8)

【注釋】

(1)賦:兵賦,向居民征收的軍事費用。

(2)千室之邑,邑是古代居民的聚居點,大致相當于后來城鎮。有一千戶人家的大邑。

(3)百乘之家:指卿大夫的采地,當時大夫有車百乘,是采地中的較大者。

(4)宰:家臣、總管。

(5)赤:姓公西名赤,字子華,生于公元前509年,孔子的學生。

(6)束帶立于朝:指穿著禮服立于朝廷。

(7)賓客:指一般客人和來賓。

【譯文】

孟武伯問孔子:“子路做到了仁吧?”孔子說:“我不知道。”孟武伯又問。孔子說:“仲由嘛,在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里,可以讓他管理軍事,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做到了仁。”孟武伯又問:“冉求這個人怎么樣?”孔子說:“冉求這個人,可以讓他在一個有千戶人家的公邑或有一百輛兵車的采邑里當總管,但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做到了仁。”孟武伯又問:“公西赤又怎么樣呢?”孔子說:“公西赤嘛,可以讓他穿著禮服,站在朝廷上,接待貴賓,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做到了仁。”

【評析】

在這段文字中,孔子對自己的三個學生進行評價,其評價標準就是“仁”。他說,他們有的可以管理軍事,有的可以管理內政,有的可以辦理外交。在孔子看來,,他們雖然各有自己的專長,但所有這些專長都必須服務于禮制、德治的政治需要,必須以具備仁德情操為前提。實際上,他把“仁”放在更高的地位。

【原文】

冉求曰:“非不說(1)子之道,力不足也。”子曰:“力不足者,中道而廢。今女畫(2)。”(6?12)

【注釋】

(1)說:音yuè,同悅。

(2)畫:劃定界限,停止前進。

【譯文】

冉求說:“我不是不喜歡老師您所講的道,而是我的能力不夠呀。”孔子說:“能力不夠是到半路才停下來,現在你是自己給自己劃了界限不想前進。”

【評析】

從本章里孔子與冉求師生二人的對話來看,冉求對于學習孔子所講授的理論產生了畏難情緒,認為自己的能力不夠,在學習過程中感到非常吃力。但孔子認為,冉求并非能力的問題,而是他思想上的畏難情緒做怪,所以對他提出批評。

【原文】

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”(9?17)

【譯文】

孔子在河邊說:“消逝的時光就像這河水一樣啊,不分晝夜地向前流去。”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后生可畏,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?四十、五十而無聞焉,斯亦不足畏也已。”(9?23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年輕人是值得敬畏的,怎么就知道后一代不如前一代呢?如果到了四五十歲時還默默無聞,那他就沒有什么可以敬畏的了。”

【評析】

這就是說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”,“長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強”。社會在發展,人類在前進,后代一定會超過前人,這種今勝于昔的觀念是正確的,說明孔子的思想并不完全是頑固守舊的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難矣哉!不有博奕者乎?為之,猶賢乎已。”(17?22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整天吃飽了飯,什么心思也不用,真太難了!不是還有玩博和下棋的游戲嗎?干這個,也比閑著好。”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已矣乎!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。”(5?27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完了,我還沒有看見過能夠看到自己的錯誤而又能從內心責備自己的人。”

【評析】

古往今來,人們往往能夠一眼看到別人的錯誤與缺點,卻看不到自己的錯誤。即使有人明知自己有錯,也因顧及面子或其他原因而拒絕承認錯誤,更談不上從內心去責備自己了。甚至有的人,自己犯了錯誤,不去認真檢查自己,反而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,這是一種十足的偽君子。孔子說他沒有見過有自知之明、有錯即改的人。其實,在現實社會生活當中,我們見到的偽君子這種人還少嗎?

【原文】

子貢曰:“君子之過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過也,人皆見之;更也,人皆仰之。”(19?21)

【譯文】

子貢說:“君子的過錯好比日月蝕。他犯過錯,人們都看得見;他改正過錯,人們都仰望著他。”

【原文】

子夏說:“小人之過也必文。”(19?8)

【譯文】

子夏說:“小人犯了過錯一定要掩飾。”

【原文】

陳司敗(1)問:“昭公(2)知禮乎?“孔子曰:“知禮。”孔子退,揖(3)巫馬期(4)而進之曰:“吾聞君子不黨(5),君子亦黨乎?君取(6)于吳,為同姓(7),謂之吳孟子(8)。君而知禮,孰不知禮?”巫馬期以告。子曰:“丘也幸,茍有過,人必知之。”(7?31)

【注釋】

(1)陳司敗:陳國主管司法的官,姓名不詳,也有人說是齊國大夫,姓陳名司敗。

(2)昭公:魯國的君主,名惆,音chóu,公元前541 ̄前510年在位。“昭”是謚號。

(3)揖:做揖,行拱手禮。

(4)巫馬期:姓巫馬名施,字子期,孔子的學生,比孔子小30歲。

(5)黨:偏袒、包庇的意思。

(6)取:同娶。

(7)為同姓:魯國和吳國的國君同姓姬。周禮規定:同姓不婚,昭公娶同姓女,是違禮的行為。

(8)吳孟子:魯昭公夫人。春秋時代,國君夫人的稱號,一般是她出生的國名加上她的姓,但因她姓姬,故稱為吳孟子,而不稱吳姬。

【譯文】

陳司敗問:“魯昭公懂得禮嗎?”孔子說:“懂得禮。”孔子出來后,陳司敗向巫馬其作了個揖,請他走近自己,對他說:“我聽說,君子是沒有偏私的,難道君子還包庇別人嗎?魯君在吳國娶了一個同姓的女子為做夫人,是國君的同姓,稱她為吳孟子。如果魯君算是知禮,還有誰不知禮呢?”巫馬期把這句話告訴了孔子。孔子說:“我真是幸運。如果有錯,人家一定會知道。”

【評析】

魯昭公娶同姓女為夫人,違反了禮的規定,而孔子卻說他懂禮。這表明孔子的確在為魯昭公袒護,即“為尊者諱”。孔子以維護當時的宗法等級制度為最高原則,所以他自身出現了矛盾。在這種情況下,孔子又不得不自嘲似地說,“丘也幸,茍有過,人必知之。”事實上,他已經承認偏袒魯昭公是自己的過錯,只是無法解決這個矛盾而已。

【原文】

子曰:“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。”(14?27)

【譯文】

孔子說:“君子認為說得多而做得少是可恥的。”

【評析】

這句話極為精煉,但含義深刻。孔子希望人們少說多做,而不要只說不做或多說少做。在社會生活中,總有一些夸夸其談的人,他們口若懸河,滔滔不絕,說盡了大話、套話、虛話,但到頭來,一件實事未做,給集體和他人造成極大的不良影響。因此,對照孔子所說的這句話,有此類習慣的人,似乎應當有所警戒了。

·語文課件下載
·語文視頻下載
·語文試題下載

·語文備課中心






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』『相關課件』『相關教學視頻|音像素材


上一篇】【下一篇教師投稿
本站管理員:尹瑞文 微信:13958889955
新时时彩五星未出号